您好,欢迎来到新华爱基会 捐款人|学校|珍珠生 登录

愿我们都能捡起世间的温柔

来源:xhef.org 时间:2018/5/3 10:22:31 点击:344s

愿我们都能捡起世间的温柔


文字整理 / 于倩

河北唐山市开滦一中

2014级新华珍珠班

现就读于渤海大学


有生之年,惟愿你我都学会念诵这样的台词:我来尘世,不为永生,不为苟活。


——张丽钧


        距离2018年高考只有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了,记得去年的这个时候我还奋斗在第一线,在我们学校有一个传统:临近高考的时候张校长都会给高三的孩子们再着重讲讲作文技巧讲讲各种故事,我的高中校长在我们心中是一个特别厉害的语文老师,不,应该说是一个很有温度的语文老师,她就是河北唐山开滦一中校长——张丽钧。


        张丽钧校长已经陪伴开滦一中走过了一万多个日子,送走了一届又一届的孩子们,在岁月中一切都在悄悄的发生着变化,但在我们心中我们的张校长从来没有忘记过捡起所看到的温柔。



张丽钧简介

张丽钧(张校长)语文特级教师;全国首届正高级教师;中国作协会员;国务院特贴专家;全国十佳教师作家;《读者》《意林》《格言》等签约作家;“全国最美家庭”得主;“全国首届文明家庭”得主;“人民教育家论坛”坛主;河北省最美教师;河北省首届名师。迄今出版个人文集22部,应邀赴全国各地讲座200余场,10篇文章入选大陆、香港、新加坡教材,21篇文章被选为高考、中考背景材料。


真性情的校长

 

         张校长是一个真性情的人,有一次在参加一个校长培训班的时候,一伙校长坐在大轿子车里,电话彩铃此起彼伏。只听到有个牛校长,用震破整车人耳鼓的高分贝喊道:“市长开的条子怎么了?市长开的条子我就必须得办?谁规定的?哪写着呢?”车内陡然安静下来,人人都竖着耳朵谛听这位仁兄跟那个缺位的市长凶狂叫板。


        张校长认为,有些老师当了校长之后就欣然扔了专业,扔了本分,甚至扔了人味儿!这些人虽然病症不同,但病根就一个,那就是:把校长当成“官儿”来做。


张校长与新华爱基会创办人合影

       

        作为开滦一中的校长,她陪伴着开滦一中走过了一万多个日子,对于校长这个位子自然有她自己的理解,在她的文章中曾提到过对于把校长当成官做的看法:

当了官儿还看专业书干嘛?念好“关系”这本书不就得了!

当了官儿说话还小声小气干嘛?就是要连吼带叫,让大家求求我的“牛逼指数”有多高!

当了官儿还亲自搞教科研干嘛?让小的们去搞就够了,小的们评个奖、发个论文、整个发明,敢不把我校长的大名摆在最前面!

        在张校长的心里,校长,真的不是个官职,把它当成了官职是大错特错的!但是对于学生来说,直率的张校长是一个“治愈系”有温度的好老师。


育珠论坛期间张校长(左一)与王建煊交流



一个“治愈系”有温度的好老师


         接下来就跟大家分享讲一个关于张校长和小珍珠之间的故事。


        鲁航文是开滦一中珍珠班的珍珠生,在她高三那年,有天心情不好,下课别人都在楼道里说笑,她独自一人站在连廊处,忧郁地向窗外望。这时候张校长悄悄走过去,突然在后面抱住了她,她惊讶地回头,见是校长,越发吃惊。而张校长却大大咧咧地对她说:“没事儿,我跟你闹着玩儿呢!”


        之后张校长忆起此事说到:因为航文是个心事很重的孩子,指望着这次“闹着玩儿”能卸掉她的一些沉沉心事。后来,鲁航文的父亲来开家长座谈会,见到张校长,提到特别感谢学校对孩子的教育,说到了那次张校长与鲁航文的“闹着玩儿”。他说,孩子回家后兴奋地告诉他,有一天她心情不好,张校长突然在背后抱住了她……鲁航文的父亲说这番话时充满了感激,那激动的神情让张校长惊讶了。


         张校长说:“我一次次给航文的班级讲课,一次次参加航文班级的活动,一次次帮航文批改作文,但是,这些,她未必觉得值得跟爸爸说,只有那大大咧咧的一抱,她才觉得值得大讲特讲。这不禁让我思考,在学生面前,我们“端”着的时候是不是太多了?希望老师们都能明白,放下身架,方可赢得人心。

  

后来虽然鲁航文高考失利了,但是金子总会发光,通过她不懈的努力,成为了留美全奖学金博士。一个人的成功并不是能爬多高而是能走多远,恰恰是因为老师这般温柔的鼓励才能真正的温暖到学生,让学生在面对逆境时依然有信心走好未来的路。


      老师用多少真心对学生,学生就会用多少真心去回馈老师,这种师生情是互相治愈,这种感情是相互温暖。



母亲是她最光荣的“头衔”




        张校长不但是一位有担当的校长,信仰中文的优秀教师,在更多人眼里她还是一位优秀的母亲。都说校长的言行体现着整个学校的底蕴,那母亲的品行影响着孩子的成长


        “全国最美家庭”“全国首届文明家庭”这些头衔响当当的挂在她的身上,而丈夫是被称为“废墟诗人”的徐国强老师,她儿子徐然是留英全额奖学金博士,儿媳是留美全额奖学金博士,优秀的母亲优秀的家庭,但是我想再多的头衔都比不上一位合格母亲的身份。但看似光鲜的一切背后都有过心酸的过往,张校长常常挂在嘴边上的一句话就是:世界上的苦没有白吃的


         她儿子徐然,因为张校长工作繁忙成为了托儿所里最小的孩子,每天,张校长都要骑着一辆带蓝色挎斗的自行车接送她儿子上托儿所,风雨无阻,马路边所有摆摊的人都认识了她和她的车子。张校长母亲打来电话,问她带孩子是不是很苦。张校长说“是很苦,但是每一份苦我都不愿意漏掉,我必须亲自去吃,才觉得生活的完整。”



        张校长儿子徐然当年就读的小学,是一所位于城市边缘的条件非常差的学校。那是一所冬天要靠生炉子取暖的学校,每个教室的中央都垒着一个土炉子,生锈的烟囱从窗户里长长地伸出去,冒着黄白的烟。炉子烧的是煤球,徐然和他的同学们常因给班里搬运煤球把自己弄成让人哭笑不得的“煤球”。


        身为班长的徐然每天都要早早赶到学校去生炉子。很快,“总统”成了徐然的雅号。——“为什么同学们管你叫总统啊?”张校长问儿子。她儿子欢快地回答说:“因为我总捅炉子,所以他们就管我叫‘总统’了。”


        徐然在那所小学读了6年书,做了6个冬天的“总统”。


        张校长一直相信这样一句话:世界上没有白吃的苦。这句话也一直影响着她的儿子,后来她儿子大学毕业只身去往英国求学,兼职做超市理货员去饭店刷盘子,原本家境殷实的徐然在外打拼时却丝毫没有娇气劲,这些都是源于曾经吃过的苦。2008年徐然成为了英国东芝实验室年龄最小的全额奖学金博士生。


        张校长儿子徐然这样评价他的母亲说:直到现在,似乎都找不到一个母亲开始变得成功的起点,母亲成为成功的教师、作家、校长,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在写下这篇文章时,我眼前浮现的还是高中自习课上校长轻轻拍醒打瞌睡的我,她没有训斥没有一堆大道理,摸了摸我的头对我笑了一下,但我记得从那之后我很少在自习课上迷迷糊糊的打瞌睡了。去年我从开滦一中毕业了,回忆起张校长来,可能她的身影出现在食堂和同学老师们一起,也可能是在教学楼里看看学生们学习的情况,总之我心中我们校长永远是那个眉宇之间从容坚定带着温暖的老师



联系我们

电话:(0573)82582258 82582229

地址:浙江省嘉兴市南湖区新昌路1617号(珍珠之家)

邮编:314006

邮箱:info@xhef.org

传真:(0573)82582235

Copyright © 新华爱心教育基金会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33040202000149号    浙ICP备09080143-1